您当前位置:杏耀 > 平台互动 > 正文

1月就开始防备疫情,NBA用了多少手段才能迅速检测球员?

时间:2020-03-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备忘录中警告的意味是非常严重的。

作者:kewell

“我从这份工作中早就领悟到,当人们假装他们能预测未来时,他们通常是错的。”萧华说。

在2月16日的芝加哥全明星周末期间,萧华甚至特意提到了这场危机。

同一天,球员工会执行总监米歇尔-罗伯茨回应道,“我认为大家没办法检测的本质原因,还是联邦政府的失职。他们应该保证我们得到保护,但他们没做到。”

“鉴于NBA的全球影响力以及球队和工作人员的频繁旅行,我们正在密切监测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引起的呼吸系统疾病在美国和国际的传播。”他写道。

萧华说:“自从1月中开始,我们就几乎住在办公室里。如果冠状病毒传到美国,我们至少能对后果保持警惕。”

3月1日,加州、纽约和华盛顿州都发现了社区传播现象,韦斯要求每支球队与当地卫生官员、传染病专家和当地医疗中心展开交流,“以便能够在疑似暴露或感染的情况下提供对COVID-19的评估。”

斯特恩的追悼会在1月22日举行,萧华需要上台讲话。同一年,美国华盛顿州出现了第一例COVID-19确诊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了大规模隔离措施,政府开始控制病毒的传播。

如果真的有必要检测球员、教练或工作人员,NBA得保证有马上行动起来的能力。

2月,NBA至少下达了三次关于“冠状病毒更新”的备忘录,要求各支球队为北美将出现的大流行病做好准备。

“拿到阳性结果之后,我们也不知道确切情况,也不知道疫情的严重程度,”俄克拉荷马州卫生署署长加里-考克斯说,“所以我们一定得把注意力放在与确诊病例有密切个人接触的人身上,这种密切接触包括一起旅行等等。”

最终,NBA还是会满足于控制住疫情在联盟内传播的结果。唯一能做到这点的办法就是测试。因为联盟提早做足了准备才能这么快得到测试,但即便如此,恢复赛季也是遥遥无期的事。

“目前没有预防感染的疫苗。请提醒球员和球队员工注意防护措施,减少适用于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所有病毒传播。”

因为莫雷事件,NBA与中国的关系自去年秋天开始就变得紧张,但萧华相信保持联络的必要性,他也咨询了前美国财政部长汉克-鲍森,他相信世界的未来发展有赖于中美两国的合作。

NBA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员工不是没有遇到过公共健康危机,但他们没见过这种规模和严重程度的。

NBA每年都在内部和球队之间发放流行病协议,而现在,他们需要在危机管理中激活这一协议了。

“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恢复篮球比赛,但我要说的是,球员的安全和健康在第一位,球迷也一样,所以我不愿在这件事上做更多的推测。”

从Roche、Quest Diagnostics、LabCorp等私人医疗机构或斯坦福大学、UCLA大学等学术机构获得检测机会是可能的。消息人士称,能否得到检测的关键在于你的医生是否跟这些机构有关系。雷霆和篮网公开表示他们自费找私人机构做了测试,没有占用公共资源。

那时1月中旬,而中国境内冠状病毒疫情暴发的消息已经说明,COVID-19已经开始传出了武汉。萧华密切关注着这些信息,每天都与NBA在中国的员工保持联络,这些人可以说是第一时间见证着疫情的进展。

没人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备忘录,但每一份都会带来更多恐惧。

发送这封备忘录时,韦斯也启动了一系列协议和准备工作,保证了NBA及所有球队在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时,尽快得到测试,并迅速暂停了比赛。

3月13日起美国就禁止群体活动了。3月14日,NBA要求所有员工都必须在家工作。而在这个周五,停赛备忘录16号通知所有球员和球队员工,从现在开始球队设施都将关闭。

萧华在周四表示有8支球队进行了检测,是因为他们接触到了已知的感染者,或者是球员出现了症状。目前已有10位球员确诊,戈贝尔、米切尔、伍德、杜兰特和斯玛特公布了身份。

“截止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将新型冠状病毒暴发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疾控中心已在美国发现6例确诊(在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伊利诺伊和华盛顿州),包括第1例美国人传人的病例也于昨天在伊利诺伊州发现。”

许多文件都有编号:停赛备忘录1号、2号、3号。目前已有16分停赛备忘录送达各支球队。

“我们现在不应该因为这件事陷入争执,等疫情过去我们再讨论,现在是找到谁感染、然后处理问题的时候。”她说。

Quest Diagnostics(美国最大的临床诊断公司)的女发言人温迪-波斯特表示,他们进行的大多数测试是针对卫生系统和医生的。但的确有一小部分给了职业球队,至少有一人被确诊。

周三,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批评NBA球队的特权待遇,暗示他们利用财富和关系走了捷径,排在了那些“等待测试的危重病人”前面。

“我当然理解德-布拉西奥的意思,当整个社会都需要测试,但却只能分级进行,这是很不幸的一件事。”萧华说,“根本的问题在于测试量不够。我只能说,就NBA而言,我们一直在遵循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

自联盟停赛以来,韦斯仍定期向各球队发送备忘录。

周四,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被问到这些无症状的运动员为何能被测试,特朗普说:“或许这就是人生。这的确是会发生的,我注意到一些人接受测试还挺快。”

“从很多层面上讲,我认为球队不给球员和员工做测试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大众有权知道他们是否接触过被感染的球员。”

1月30日,在篮网庆祝中国春节的活动上,萧华见到了何大一(因发现鸡尾酒疗被《时代》周刊评为1996年度最佳人物),并请对方担任联盟的COVID-19顾问。

据透露,联盟正在研究社交孤立对于球员、教练和员工心理健康的影响。心理健康专家每天都会跟他们打电话沟通,联盟也正在制定计划,希望利用科技来帮助缓解孤立造成的精神压力。

3月11日,在爵士中锋鲁迪-戈贝尔被报出现头痛、干咳等症状后,协议再次启动。戈贝尔在对雷霆比赛的前一天向队医报告了自己的情况,并进行了甲型流感病毒和乙型流感病毒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据爵士提供的备忘录,戈贝尔发烧到了37度8,曾有来自高风险地区的人到他家做客。俄克拉荷马的卫生官员与爵士和雷霆队医合作,一致决定他应该接受COVID-19检测。

韦斯是贸易律师,自2012年开始负责NBA球员的健康项目,制定应对脑震荡、传染病和精神健康的协议。1月底,病毒开始在全球蔓延,他所面临的挑战是艰巨的。

作者 / Ramona Shelburne

前美国军医署长维维克-莫西多年前就建议联盟提前做好准备,早在2016年的一次股东会议上,他就提到过出现大流行病的可能。

当NBA总裁亚当-萧华在收件箱里看到最早关于冠状病毒的报告信息,他正在撰写前任总裁大卫-斯特恩的悼词。

斯蒂芬-库里应该是联盟里第一个做检测的球员。3月8日,勇士称他甲型流感病毒阳性,COVID-19阴性。勇士官方并没有说库里究竟有没有检测,是主帅科尔对记者说他去测了。周四,总经理鲍勃-迈尔斯说勇士球员都没测。

罗伯茨称,因为球员接触人很多且经常旅行,公共卫生官员已经对受感染的NBA球员可能传播病毒表示担忧。

“这应该是每个人都最关注的议题,”他说,“我的意思是,特别是在武汉省(注:此处乃表述错误)。当出现一个这么严重的全国、甚至全球健康危机时,我们很难再聊什么转播比赛的话题了。”

NBA高级副总裁大卫-韦斯开始准备备忘录,要求各支球队警惕愈加严峻的威胁,并提供防控指南。

上周五,联盟办公室就已经关门,但没人停止工作。

NBA球队一般有很多队医,他们手上都有能让球员得到快速治疗的渠道。一些球队还跟顶级医院和医疗系统有直接赞助和合作协议。UCLA医学中心就是湖人的赞助商。克利夫兰诊所(注:Cleveland Clinic,全世界最权威的医疗机构之一)是骑士赞助商。梅奥诊所是森林狼赞助商。这三家顶级医疗科研机构都已经开发出自己的COVID-19检测方法。

然后在1月27日,科比与其他八人所乘坐的直升机坠毁,整个NBA都陷入悲痛。联盟必须做决定是否推迟1月29日湖人对快船的比赛。但当时他们根本没时间停下来筹划对一场大流行病的应对计划。

2月1日,就在疫情迫使CBA联赛暂停的几天后,韦斯下达了第一封备忘录。

在那之后,8支球队在医疗中心或实验室接受了检测,NBA早在几周前就跟这些机构建立了联系。但在全国都缺少试剂的情况下,NBA球队如此轻易就进行了检测,还是遭致大量批评。球队和球员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接受了测试,也不愿意公开以何种方式接受测试。

“我们一场比赛有上万现场观众,”罗伯茨说,“我们可能让很多人被感染。”

Powered by 杏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百度 版权所有